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游客您好!今天是
网站首页 | 单位概况 | 行业管理 | 新闻动态 | 工程建设 | 公路养护 | 路政费收 | 党群管理 | 公路科研 | 公路文化 | 文明创建 | 公路影廊 |
 
 
新闻动态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 正文详情
77事变简介
发布者:林紫竹                      来源:小动物的恶梦            点击率:次             更新日期:2016-02-27 13:42
  1936年,日本华北驻屯军以庸俗的方法占有丰台,将下一个方针定在了卢沟桥。七七事端爆发前夕,北平的北、东、南三面现已被日军控制:北面,是安置于热河和察东的关东军一部;西北面,有关东军控制的伪蒙军8个师约4万人;东面,是伪“冀东防共自治政府”及其所统辖的约17000人的伪保安队;南面,日军已侵吞丰台,强逼中国戎行撤走。这么,卢沟桥就成为北平对外的仅有通道,其战略地位更加首要。为了占有这一战略要地,堵截北平与南边各地的交游,进而控制冀察当局,使华北完全脱离中国中央政府,日军不断在卢沟桥附近进行挑衅性军事演习,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1937年7月7日下午,日本华北驻屯军第1联队第3大队第8中队由大队长清水节郎带领,荷枪实弹开往紧靠卢沟桥中国守军驻地的回龙庙到大瓦窑之间的区域。晚7时30分,日军初步演习。22时40分,日军声称演习地带传来枪声,并有一兵士(志村菊次郎)“失踪”,当即强行恳求进入中国守军驻地宛平城搜索,中国第29军第37师第110旅第219团严词拒绝。日军一面安置战争,一面托言“枪声”和兵士“失踪”,假意与中国方面交涉。24时支配,冀察当局接到日本驻北平特务机关长松井太久郎的电话。松井称:日军昨在卢沟桥郊外演习,突闻枪声,当即收队点名,发现缺少一兵,疑放枪者系中国驻卢沟桥的戎行,并认为该放枪之兵现已入城,恳求当即入城搜索。中方以时值深夜日兵入城恐致使本地不安,且中方官兵正在熟睡,枪声非中方所发,予以拒绝。不久,松井又打电话给冀察当局称,若中方不允许,日军将以武力强行进城搜索。一同,冀察当局接到卢沟桥中国守军的陈说,说日军已对宛平城形成了围住侵犯态势。冀察当局为了防止事态拓展,经与日方洽谈,双方赞同协同派员前往卢沟桥查询。此时,日方声称的“失踪”兵士已归队,但隐而不报。7月8日晨5时支配,日军俄然主张炮击,中国第29军司令部当即指令前哨官兵:“确保卢沟桥和宛平城”,“卢沟桥即尔等之坟墓,应与桥共存亡,不得撤离。”护卫卢沟桥和宛平城的第219团第3营在团长吉星文和营长金振中的指挥下奋起抗战。日军挑起七七事端后,在全国致使激烈反响。七七事端的第二天,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就通电全国,呼吁:“全中国的同胞们,平津危殆!华北危殆!中华民族危殆!只需全民族施行抗战,才是我们的将来!”并且提出了“不让日本帝国主义占有中国寸土!”“为扞卫国土流终究一滴血!”的响亮标语。蒋介石提出了“不平从,不拓展”和“不求战,必抗战”的方针。蒋介石曾致电宋哲元、秦德纯(第29军副军长兼北平市市长)等人"宛平城应据守勿退”,“卢沟桥、长辛店万不可失守”。[3]1937年7月17日,蒋介石在庐山宣告说话,指出“卢沟桥事端已到了让步的终究关头”,“再没有让步的机遇,假设扔掉标准土地与主权,即是中华民族的千古罪人。”对于在卢沟桥战争中英勇抗敌的29军,全国各界报以炽热的援助。各地民众纷乱组织团体,送来慰问信、慰劳品;平津学生组织战地服务团,到前哨救助伤员、运送弹药;卢沟桥区域的居民为部队送水、送饭,搬运军用物资;长辛店铁路工人灵敏在城墙上做好防空洞、挖好枪眼,以帮助戎行据守宛平城;华裔联合会也致电鼓动第29军再接再厉。七七事端爆发后,日军的侵犯遭到了中国戎行的坚强抵挡。日军见占有卢沟桥的试图完成不了,便玩弄起“现地商洽”的狡计,一方面想借商洽压中国方面就范,另一方面则借商洽之名,抢夺调兵遣将的时间。[3]7月9日、11日、19日,日本华北驻屯军与冀察当局三次到达的协议,都被卢沟桥时断时续的炮声证实是一纸空文。“现地商洽”使日军赢得了增兵华北的时间,但它却遮盖了冀察当局的视界,迟缓了第29军部兵应战的准备,给平津抗战带来极大危害。到1937年7月25日,接连集结平津的日军已达6万人以上。日本华北驻屯军的作战安置基本完成今后,为进一步主张侵华战争寻找新的托言,又在7月25日、26日成心制作了廊坊工作和广安门工作。[3]26日下午,华北驻屯军向第29军宣告终究通牒,恳求中国守军于28日前悉数撤出平津区域,否则将采用行为。宋哲元严词拒绝,并于27日向全国宣告自卫守土通电,坚决守土抗战。同日,日军参谋部经天皇赞同,指令日本华北驻屯军向第29军主张侵犯,增调国内5个师约20万人到中国,并向华北驻屯军司令官香月清司下达正式作战任务:“担任讨伐平津区域的中国戎行。”苦战平津已再所难免。中国戎行随之奋起抵挡,血染平津路,勇士报国恨。[3]1937年7月28日上午,日军按预定计划向北平主张总攻。当时香月清司指挥已集合到北平周围的朝鲜军第20师团,关东军独立混成第1、第11旅团,中国驻屯军步兵旅团约1万人,在100余门大炮和坦克车协作、数十架飞机维护下,向驻守在北平四郊的南苑、北苑、西苑的中国第29军第132、37、38师主张悉数侵犯。第29军将士在各自驻地奋起抵挡,谱写了一首不平的战歌。南苑是日军侵犯的关键。第29军驻南苑部队约8000余人(其间包含在南苑受训的军事训练团学生1500余人)浴血抵挡,第29军副军长佟麟阁、第132师师长赵登禹壮烈殉国,不少军训团的学生也在战争中献出了年青的生命。[3]28日夜,宋哲元撤离北平,29日,北平消亡。29日清晨,七七事端后日军占有北平冀东保安队第1总队队长张庆余和第2总队队长张砚田,在通县主张起义,反正抗日,击毙通县特务机关长细木繁中佐等数百人,活捉奸细殷汝耕(后出逃)。1937年7月29日,第29军第38师在副师长李文田的带领下,主张天津扞卫战。第38师侵犯天津火车站、海光寺等处日军,斩获颇众,但遭日机的激烈轰炸,伤亡亦大,遂授命撤离。30日,天津失守。
 
 

 

版权所有:辉南运输网 www.hnxysgls.com